尼克尔镜头——“一千零一夜”故事

第十一夜

No.11

摄影记者期盼已久的“理想中的三二八镜头”

尼克尔-H 300mm f/2.8

第十一夜向大家介绍一款普通用户少有机会接触的,专为新闻报道用途制作的大口径远摄镜头――“尼克尔-H 300mm f/2.8”。

佐藤治夫

不管是日本光学工业时代还是现今的尼康时代,我们在开发照相机和镜头过程中一直听取着业余摄影者和专业人员的宝贵建议。尤其是对于远摄、远摄镜头的开发工作,来自体育、新闻摄影记者(摄影师)的建议起着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尼克尔阵容中,有多款镜头与历史性赛事具有密切的关系。比如,使用对焦装置的“尼克尔自动400mm f/4.5”、“600mm f/5.6”、“800mm f/8”和“1200mm f/11”等镜头与东京奥运会(1964年)相关联,而这次提到的“300mm f/2.8”则与札幌冬奥会(1972年)相关联。

日本光学工业的开始的“三二八镜头”是为了满足“想要以尽可能高的快门速度拍摄札幌冬奥会室内竞技项目的清晰照片”这一来自新闻摄影行业的迫切要求而诞生的。现今,不论是职业摄影师还是业余爱好者,“三二八镜头”都已成为深受大家喜爱的远摄镜头,但一开始,这是作为职业摄影师的工具开发的一款镜头。

特征与经历

日本光学工业的该款“三二八镜头”之其中一个特征在于其使用了低色散玻璃(此后,这种尼康自制的玻璃材料被命名为“低色散(ED)”玻璃,消除了远摄镜头容易产生的色差。

从那个时代起,日本光学工业便是一家从事开发并成功制造出多种玻璃的玻璃制造商。尤其在开发具有某种色散性质的玻璃材料方面倾注了大量的精力。如今,“低色散(ED)”玻璃已成为色散玻璃的代名词,但相当可惜,当时日本光学工业晚了德国肖特玻璃公司(SCHOTT GLAS)一步,尚未成功地研制出这种玻璃材料。因此,“低色散(ED)”玻璃的量产没能赶上初期“尼克尔-H 300mm f/2.8”的制造日程,不得不在部分光学系统中采用了肖特公司生产的玻璃材料。

尼康变焦700VRQD

“尼克尔-H 300mm f/2.8”的另一特征在于其光圈处于光学系统的几乎中央位置,不是自动光圈而是普通光圈。因此,该镜头不是一款所谓的“尼克尔自动”镜头。这乍看起来像是个缺点,其实不然。当时,业内人士的意见是,“拍摄室内竞技时,光圈几乎都设在全开或全开附近。要收缩光圈的是那些必需对拍摄进行精雕细琢的情况,所以并不需要自动光圈。与其实现自动光圈,倒不如提高镜头性能!”。

普通光圈不需要有与照相机机身联动的部分,所以其位置可以自由放置。正因如此,光圈可以放置在光学设计上较好的位置,并且通过收缩光圈所能获得的效果也能达到较佳程度。不仅如此,光圈的形状也可自由选择。这款镜头反映了业内人士的意见采用多达18片的光圈叶片,实现了圆形光圈。

好,让我们来追溯一下尼克尔“300mm f/2.8”镜头的变迁。

先是“尼克尔-H 300mm f/2.8”。这款镜头面向新闻报道业界发售于1972年1月。当时还没有“低色散(ED)”这一名称。此后,采用多层镀膜对镜头进行了改善,并使用了公司自己生产的ED玻璃。该镜头始终未向一般用户发售,也没被收录在产品宣传册中,生产总数仅有一百几十支。

此后,公司开发出的IF(内部对焦)系统,并于1978年发售了“AI ED尼克尔300mm f/2.8 (IF)”。这款镜头采用了自动光圈和AI(自动最大光圈传递)系统。“三二八”镜头从此名声大振。此后,又发售了“AI ED尼克尔300mm f/2.8S (IF)”(在前组镜片前方添加了起保护作用的玻璃滤镜,并实现了AI-S化)。

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进入自动对焦单反时代。尼康于1986年10月发售了具有自动对焦功能的“AI AF ED尼克尔300mm f/2.8S (IF)”,又于1992年9月推出了从根本上重新设计光学系统,并装载了内置马达的“AI AF-I ED尼克尔300mm f/2.8D (IF)”。1996年11月,尼康又推出了更进一步改善光学系统,并装载了尼康的宁静波动马达(SWM)的“AI AF-S ED尼克尔300mm f/2.8D (IF)”。

AI AF-S ED尼克尔300mm f/2.8D II (IF) 淡灰色

进入21世纪后,尼康于2001发售了实现更进一步大幅度轻量化的“AI AF-S ED尼克尔300mm f/2.8D II (IF)”。

现在,即使是业余摄影爱好者对这款拥有“三二八”昵称的大口径远摄镜头也相当熟悉,一开始却是诞生于职业摄影人员严格的衡量标准和热情,以及开发人员的挑战精神和不懈努力。

至今,对高性能精益求精的开发历史已近30年之久。在设计和生产上,现在的AF-S远摄、远摄镜头产品群保持着在安装了望远倍率镜时都能超出以往产品色差校正水平的状态。尼康实施的消色差(色差校正),对单独使用镜头的情况来说,达到了几乎被认为是过分追求质量的水准。其实这也是和频繁使用望远倍率镜的体育、新闻摄影记者等业内人士并肩合作得出的结论。

镜头结构与特征

<图1> 尼克尔-H 300mm f/2.8的镜头截面图

负责“尼克尔-H 300mm f/2.8”光学设计的是在第五夜中介绍过的清水义之先生。该镜头拥有惊人的、足以覆盖6×6cm格式的图像圈。这一点鲜为人知。当初,这是一款作为还能与勃朗尼卡(ZENZA BRONICA)机身一起使用的“尼克尔”而设计的镜头。

请看“尼克尔-H 300mm f/2.8”的截面图<图1>。觉得似曾见过这种类型的读者,您的洞察力相当强。对,其实这款镜头类似于第十夜中所提到的“ED 180mm f/2.8”。

该光学系统为典型的远摄型镜头结构。前方3枚透镜起着复消色差物镜的作用,主要对色差、球面色差和下方彗形像差进行了良好的校正。用斜线标注的2枚透镜由某种色散玻璃(后来使用由日本光学工业自己生产的ED玻璃)制成。后方3片透镜(包含接合透镜)组合在一起起着凹透镜的作用,对场曲、上方彗形像差等进行了良好的校正。

像差结构上的特征为:色差校正优良;球面色差较典型,略显校正不足感;像散少;场曲呈减少倾向。这些特征意味着高分辨率、清晰的颜色分离、明显的层次感和优美的背景散焦效果。

描写特性和镜头性能

范例1
范例2

来看看“尼克尔-H 300mm f/2.8”的描写特性。评价出自个人主观,仅供大家参考。

在全开光圈附近(f/2.8~f/3.5),正如从像差值可以料想的那样,从画面中央到边缘都呈现高分辨率,且颜色分离清晰并富有层次感。范例1和2是在相对比较中等的距离,用全开~f/3.5光圈拍摄的照片。因为选择的是略微背光的拍摄对象,所以不仅是锐利度,还可以观察到散焦效果、阴影的再现性和层次感。

该镜头刚中带柔的描写特性尤其适合拍摄人物和肖像的照片。从阴影的再现性和清晰的显色性可以切身体会到某种色散玻璃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这款镜头的散焦效果也很优美。在范例中,我故意在构图中将发射光线的物体布置在后方,却没有产生双线散焦。

由于图像圈足以覆盖6×6cm格式,所以完全感觉不到光量存在不足。

将光圈收缩到f/4~f/5.6左右,锐利度便更有增加。因为锐利度在全开光圈时已经相当之高,所以此时并不存在显著的差别。然而由于没有了渐晕,所以散焦直到画面边缘部分仍能保持圆形。因此,边缘部分的散焦效果有所提高。

当光圈处于f/8~f/11之间时,锐利度没有很大变化。倒不如说,收缩光圈有利于控制景深。

当光圈处于f/16~f/32之间时,由于逐渐出现衍射的影响,因此我认为在进行普通的拍摄时没有必要将光圈收缩到这种程度。

我认为,“尼克尔-H 300mm f/2.8”是一款应该在有必要使用全开光圈(f/2.8)的情况下使用的镜头。

我在拍摄这些范例照片时,主要使用了f/2.8~f/5.6附近的光圈。让我惊讶的是,该镜头的普通光圈在确认景深和散焦效果方面相当容易(比机身上的预览按钮操作更容易),使用时十分轻松。“一般来说,普通光圈是一缺点”――我曾怀有这样的成见。但使用后才发觉,在该镜头中采用普通光圈其实是反映了摄影现场意见所作出的决策。这让我再一次切身体会到了产品开发的困难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