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尔镜头——“一千零一夜”故事

第五夜

No.5

畅销的中焦远摄镜头

Ai NIKKOR 105nmm F2.5

第五夜讲述了用于F卡口的可更换镜头“AI NIKKOR 105mm F2.5”。

“尼克尔105mm”的历史久远,可以追溯到被使用在S型照相机和徕卡螺杆卡口上的时期。

佐藤治夫

图1. NIKKOR-P 10.5cm F2.5镜头的截面图

“NIKKOR-P 10.5cm F2.5”是在昭和24(1949)年由脇本善司先生设计,在昭和29(1954)年进行发售的。当时,在尼康100mm级别的镜头中是最为明亮的。

这款中焦远摄镜头和昭和23(1948)年发售的“NIKKOR-P 8.5cm F2”在人气上平分秋色,成为当时的畅销镜头之一。该款镜头在当初设计时就具有较高的光学性能,其光学系统的原有设计即使到了“尼康F”时代,仍然得到了完整的保持和延续。当初的设计是松纳型的光学系统(3组5片)。如镜头截面图(图1.)所示,是包含了3片粘合镜片的厚重镜组,正如其外观给人的印象,该镜头有着锐利扎实的表现特性。这个光学系统一直存续了到20世纪70年代,可以说能够历经约17年保持长盛不衰,得益于开发时精准的设计理念和优秀的光学设计水平。

AI NIKKOR 105mm f/2.5

昭和46 ( 1971 ) 年,这款畅销镜头随着镜头类型根本性的改变进行了重新设计, “NIKKOR Auto 105mm F2.5”问世了。

光学设计是由清水义之先生完成的。清水先生是脇本先生的得意弟子之一,在设计技术上很大限度地吸收了老师的设计精髓。

从“尼克尔自动”时代的镜头到“AI NIKKOR”时代为止,众多的尼康镜头都是出自先生的设计。先生除了照相机使用的镜头外,还活跃在显微镜物镜设计等广泛的领域,在光学设计上成就了众多的丰功伟业。先生一直到最近都在工作,现在作为培育后起之秀的顾问有时也会来公司。我也是从新人时期一直到现在,跟着先生学会了很多东西。我个人认为先生是日本光学工业—尼康中最具有实际业务经验的人之一。

先生的“105mm F2.5”的最终设计是在昭和41(1966)年冬天完成的。这个设计方案经历了“尼克尔自动”、“新式尼克尔”、“ AI NIKKOR”、“ AI-S NIKKOR”四个时期,是畅销的中焦远摄镜头的起源。令人惊讶的是现在还在销售的“AI NIKKOR 105mm F2.5S”在基本设计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下销售期将要超过30年。还剩下半年就要迎来21世纪了,但已历经大约30年漫长岁月的该款镜头,其基本设计仍然被沿用着,这一事实足以人感受到了这款镜头的优秀潜能。

镜头的结构和特征

图2. AI NIKKOR 105mm F2.5S

请看“AI NIKKOR 105mm F2.5” 镜头的截面图(图2.)。这个镜头并不是非对称结构较多的松纳型,而是将包含厚壁凸透镜的对称型—仙农塔型作为基本结构(4组5片)。由左向右的配置为凸透镜、厚壁的凸凹接合透镜、光圈之后是凹透镜、凸透镜。比起松纳型的旧型镜头,改善了边缘部分的光量、球面色差、彗形像差,同时近距离的象差变动也得到了改善。特别值得一提的改良之处是散焦效果的优美、细腻的线条及色阶丰富的表现特性。仙农塔型的选择和最佳像差补正的实现,使之成为了较适合拍摄人像的镜头。

接着说点不相关的事情。在“尼克尔自动”全盛时期,在尼克尔镜头组中,有一种镜头在析像方面确实具有出类拔萃的锐利度,但另一方面其散焦效果不太理想。尤其是在日本国内,不仅是这种镜头,其他的“尼克尔自动”也一概被贴上了“尼克尔自动散焦效果差”的标签。

但是,和这个“NIKKOR 105mm F2.5”一样,在同时代镜头中重视散焦效果、色阶和表现性,注重人像的镜头是存在的。

此外,令人惊讶的是新旧两种镜头的前方球镜直径和后方球镜直径虽然大相径庭,但长度和厚度基本保持一致。因此,在收存于镜筒中的状态下,仅从外观上很难区别。这个时代的尼克尔在重新设计时,大多数对已经被熟知的外观,大小,操作感觉等方面不做改变,只通过对光学设计的部分进行改良来推出新的设计。单纯的提高性能就已经很困难了,还要在全长和直径被严格限制的条件下进行设计,这对光学设计者来说无疑是相当严峻的。

表现特性和镜头性能

究竟“AI NIKKOR 105mm F2.5”完成的是什么样的性能表现呢?

如前文所述,关于评价只是我个人的主观看法,如果能为各位提供一定的参考,我将荣幸之至。

这个镜头如上文所述,具有对称性的特征。其中的畸变被控制的非常小。同时还具有像场直到边缘部分都很平坦,且像散也少的特征。再有就是球面像差和彗形像差的形状是一大特征。

虽然在近距离上像差基本很少变动,但从人像摄影的范围到近距离处的各像差多少都有点补偿不足的倾向。尤其是球面像差的补偿不足倾向会使背景的散焦效果显得更好。这是为了注重对人像的拍摄,经周密计算后取得的像差平衡。具有在全开光圈时分辨率适当变高,且变得柔和的表现特性。

从(范例1.)到(范例4.)是F2.5在全开光圈时拍摄的作品。

范例1
范例2

(范例1.)和(范例2.)是比较接近远景的范例。

(范例1.)是有意在半逆光状态下将从树叶空隙照进来的阳光加入到背景当中,是在因为所谓的二线散焦和鬼影、耀斑等易造成性能降低的恶劣条件下拍摄的。看上去,对焦后的清晰度很高也没有光学耀斑。也看不到明显的鬼影和耀斑。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散焦效果很好。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没有发生二线散焦,而且背景的色阶也非常的平滑。

范例3
范例4

(范例3.)和(范例4.)是近距离摄影时的范例。

(范例3.)虽然是在太阳光直射镜头的最为恶劣的条件下进行的,但是并没有因为耀斑而造成画质降低。同时,看得出色阶很丰富,散焦效果也很美。对焦在锐利性当中也有柔和的一面,线条表现细腻。光学性的像差校正自不必说,再次让人感受到涂膜的良好功效。

此外,现在正在售卖的“AI NIKKOR 105mm F2.5S”由于采用了新开发的多层涂膜技术(SIC=综合镀膜),被改良成透明度更高,色彩平衡度更高的优秀的镜头。

接下来我想简单的介绍一下各光圈值的表现特性。

F2.5-4的表现如前文所示,如果对其进行一些补足后,将具有渐晕减少以及从中心到周边非常均匀的光学性能。

在拍摄人像时,我认为f/2.8-4左右的表现正合适。

而f/5.6-8则使锐利度增加,可以得到全面均匀良好的表现性能。

可以取得适合在野外快拍,拍摄风景照片时的性能表现。

f/11-22也有同样的倾向,如果聚光到一定程度,就会成为分辨率很高的照片。